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情书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822章 各有打算

第822章 各有打算

陆瑾康心里已经有了些猜测,只是不太确定,希望从苏云朵那里得到验证。

这会儿苏云朵虽然没有明说,只看的表现,陆瑾康已经基本证实心里的猜测,真正又惊又喜,更让他觉得定心了。

先时苏云朵答应会不遗余力地说服两位老人家让他们带着欢哥儿一起走,虽说让他心里实实在在地松了口气,到底还有些不太踏实,这会儿是真的心定了!

这些硝石的真正用处已经不言而喻了。

从杨家集溶洞深处艰难取出的硝石,大部分自然是为了冰铺制冰的需要。

为了防止硝石的外流,从硝石的挖掘到进入制冰环节,都经过严格的把控。

硝石也不是直接送去冰铺,而是先送入镇国公府专门的仓库,冰铺需要的硝石每日由镇国府送去冰铺,这些送去冰铺的硝石全部由专人制冰。

严格的把控,从根源上杜绝硝石外流。

之前几年杨家集的硝石采集以及在杨家集的使用苏云朵交给宁华安一手负责,硝石镇国公之后的入库出库则由紫月一手打理。

宁华安经过几年历练,如今的行动力相当不错,已经成了苏云朵的左臂右膀。

紫月的行动力就更不用说了。

这两人的合作除了刚开始的有些磕磕绊绊,几年下来可以说处处妥帖,压根无需苏云朵操心。

今年硝石之所以入库多了些,自然是有着各方面的原因。

首先就是因为今年雨季基本无雨,夏季必定炎热而漫长,冰铺目前已经接到了冰块订单的已经远超过去年,硝石的耗量自然远超过去年。

已经入库的硝石,就算他们立马就启程离开京城,冰铺也有足够的硝石应对炎热而漫长的夏季,不至于缺乏硝石而让冰铺无冰可售。

当然若是库中硝石不足,也是可以送信给宁华安,让他再带人入溶洞采挖硝石,但是这样的话会打乱宁华安的工作安排。

故而每年苏云朵都会根据预算提前安排硝石的采挖入库,今年只是采挖量更多些,采挖时间略早些罢了。

这是因为苏云朵在做带着欢哥儿跟随陆瑾康去勃泥城的准备。

陆瑾康前往勃泥城,必定要带着一批人同行,如今已是他亲卫队长的春风必是随行之一,那么苏云朵的随行人员中自然少不得要带上紫月。

去年因为春风随陆瑾康去了北边城,不但错过了原定的婚期,更因为腿部受伤无法骑行更无法长途跋涉被留在庸城养了三个月的伤,直到年前才顶着风雪赶回京城。

回京之后一直跟着陆瑾康到处忙,直到府里办完了陆瑾焙的亲事,而陆瑾康看着也相对闲了些,才找到空闲重新选了个吉日,在四月中旬两人终于成了亲。

无论从哪方面考虑,紫月都是随行之一。

陆瑾康和苏云朵此去勃泥城是少说也得待上几年,期间自然也是会回京城的,只是京城与勃城城之间相距数千里,来回一次少说也要两三个月,在这个出门靠马车的时代,只要一想起连续一个多月坐马车,苏云朵私下里真的没打算每年回京。

只是老人家都在京城,只怕不是她想怎样就怎样的。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现在想再多也与事无补。

当年从葛山村一路进京,苏家人确实吃了不少苦,最让苏云朵觉得消受不起的不是天气的炎热,而是马车的震动,一个月的路程让苏云朵觉得骨头都被颠散架了。

自此之后,只要坐上马车,苏云朵就不由自主地想着前世平稳快速的轿车,在这个工业极度落后的时代,轿车是不没法想的,给马车减减震应该还是可以的。

对于减震,苏云朵懂得也不多。

琢磨来琢磨去,只琢磨出一个她自认为可行的办法,那就是给马车厢与车轴之间安装个类似弹簧一样的东西。

苏云朵自己是没那么能耐做这样的事情,不过镇国公府有的是能人,几年下来已经初见成效,虽说在弹簧制作和安装等工艺上都还不是十分成熟,但是经过改制的马车已经平稳很多,至少在城里或相对比较平坦的官道上行驶已经没以前那般颠簸了。

当然这是外话,暂且不提。

只说硝石,往年一般分两次进库,一次在四月初,一次在七月初。

今年硝石入库不但量多,且在五月中旬就达到了去年总量的两倍之数,难怪陆瑾康觉得惊讶。

这自然是苏云朵特意安排的,四月初按照预定的计划,宁华安送来了第一批硝石。

虽说苏云朵手中管着的商铺、作坊还有庄子,大部分已经提前做好的安排,只有极少量的商铺尚未安排妥当,冰铺就是其中之一。

待苏云朵从九儿那里探听出陆瑾康的计划,自然加快了手中事务安排的进度。

既然紫月是肯定要跟着自己去勃泥城的,那么紫月手上掌着的硝石进出,自然要另外安排人接手。

为了让这位接手的人熟悉硝石进出的程序,苏云朵特地给宁华安下了指令,让他将手上的工作进行调整,将原该七月初的硝石采集提前,且采集量再次加大。

这加大的硝石量,一部分是为了应对今年炎热和漫长的夏季需要,一部分则是为了他们即将开启的行程需要。

虽说陆瑾康并不经常过问苏云朵手中的事务,私下却也时有关注,因为硝石的特殊性,对进府入库的硝石进出程序自然也十分清楚。

这会儿很快就想明白今年硝石提前入库并总量大幅度增加的原因。

提前入库自然是让新接手的人熟悉流程,增加的量必定是为了他们前往勃泥城沿途所需。

若只是他们夫妻和其他随行人员,哪里需要准备这么许多,可若是带上欢哥儿呢?

所以说准备这么多硝石的原因,是因为打从一开始苏云朵就没打算落下欢哥儿!

她这是在为带着欢哥儿同行做准备呢。

既然苏云朵已经在做带着欢哥儿一同启程的准备,说明她心里有说服两位老人放欢哥儿随行的信心,那么欢哥儿随行就有了极大的可能性。

不对,应该不仅仅只是可能性,而是百分百!

陆瑾康已经不安定了数日的心顿时就安心,面对苏云朵俏皮的模样心里更是一片火热,随即跟着苏云朵扑进了卧房。

苏云朵和陆瑾康想着如何带走欢哥儿并为带着欢哥儿同行做着各种准备,慈安堂的两位老人家也因为圣上突然松口,正在讨论陆瑾康前往勃泥城的各项安排,对于欢哥儿的去留,自然也是各有打算。

“康哥儿这一走只怕就是几年,他那性子必不可能带着别人女人,必定带着他媳妇同去。府里中馈该怎么安排,你可得提前想好了。”陆名扬喝了口苏云朵替他配制的养生茶,看着自从得知陆瑾康即将调往勃泥城的消息之后,就一脸若有所思的安氏道。

“中馈不是问题,还与康哥儿媳妇怀孕时一样即可,我受点累盯着些便是!”安氏略带些许恼意瞪了陆名扬一眼。

被安氏瞪得有些莫名,陆名扬愣了愣皱眉问道:“康哥儿媳妇离开京城,除了府里中馈,还有什么是你需要操心的?”

安氏听了陆名扬的话,脸色更是差了些,瞪着陆名扬的眼里更添几分恼意:“康哥儿媳妇跟着康哥儿去勃泥城,除了府里中馈,你就没有其他可担心的事?”

陆名扬眉头皱得更紧了,早在他上了那份折子,他就提醒苏云朵开始做跟随陆瑾康前去勃泥城的各项准备工作,按他的观察,目前除了府里中馈尚未交接,苏云朵手上的事务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

就算明日就启程,苏云朵手中的商铺、庄子和作坊也会继续井然有序地运转。

那么老婆子到底在恼些什么?

见陆名扬依然还是没想到欢哥儿身上,突然间安氏就飙了:“你个老头子,平日里总说欢哥儿是你的心你的肝,那么我问你,你对你的心你的肝到底是怎么个安排?!你不会觉得康哥儿夫妻会自己去勃泥城,二话不说就将你的心你的肝给你留在京城吧!”

陆名扬呆呆地看着发飙的安氏。

这还需要说吗?勃泥城那么辛苦,冬日又长又冷。

冬日里那里的风大得能将人吹跑,雪大的能将人埋了,出门一个不小心鼻涕都能直接给你冻住,欢哥儿还那么小一个,能吃得住吗?自然是要留在京城的,怎么可能带去勃泥城?!

没错,陆名扬打从开始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欢哥儿必是要留在京城的,镇国公府几代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若非知道陆瑾康不会让别的女人近身,连苏云朵都应该留在京城才是!

镇国公府自开府以来,的确都是男人驻守边疆,女眷在京城侍奉长辈教养儿女,侍候在男人身边的不是正妻而是妾侍。

陆名扬的想法没毛病,不过他心里也十分清楚,这种惯例在陆瑾康的身上行不通。

事实上从陆瑾康暗地地说服压下朝臣的反对,极力促成小徐氏前往北边城陪伴陆达的那一刻开始,陆名扬就知道此前的惯例已经不再是惯例了。

可是陆名扬真的没想过陆瑾康心会这么大,不仅仅要将苏云朵带在身边,还打算带走欢哥儿!

只是陆瑾康真能带走欢哥儿,圣上会答应他?

若是陆瑾康真能做到让圣上点头,就算再心疼欢哥儿,陆名扬觉得自己还真没办法阻止。

只是这样一来,镇国公府只怕真的要被推上风头浪尖了。

见陆名扬脸色变了又变,安氏哼了哼嘀咕起来:“我可告诉你,这事你可得顶住,欢哥儿必须留在京城。他才这么点大,这大热的天,他哪里受得住……”巴啦巴啦说了一大串。

陆名扬觉得已经十分头疼,再被安氏念了一句又一句,心头更觉烦躁,脑门更是一跳一跳地疼,整个人就显得很有些不耐烦:“行了,我心里有数,这就找康哥儿说说去!”

说罢将手中的茶碗重重地往桌上一放,站起来一甩袍子就要离开慈安堂。

安氏不由“哎”了一声,站起来阻止陆名扬:“你个老头子,早干什么去了,这大晚上的找康哥儿说什么话!康哥儿又不是明日就走,你这会儿火烧眉毛般去打扰他们年轻夫妻,知道的你是打康哥儿说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故意去吓人呢!”

陆名扬看了眼沙漏,自然明白安氏说得在理,心里却还在为此前安氏的唠叨而着恼,甩了甩袍子重新在榻上坐下,不满地瞪了安氏一眼:“什么话都被你一个人说了,左右都是我不对!”

第二日正逢陆瑾康休沐,每逢休沐日,陆瑾康都会与苏云朵一起来慈安堂陪陆名扬和安氏用早膳,尔后陪着说说话,才会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今日自然也不例外,虽说陆瑾康还有事需要外出,辰时三刻依然亲自抱着欢哥儿陪着苏云朵准时出现在慈安堂。

已经八个多月的欢哥儿已经能在榻上来回爬了,为了让他跑得开心,安氏特地从库房里找了块毯子铺在地上,这块毯子成了欢哥儿在慈安堂最喜欢的地方。

这不,一进慈安堂,欢哥儿就扑腾着要陆瑾康将他放在毯子上。

陆瑾康大手拍了拍欢哥儿那墩实的小屁股,一把将欢哥儿牢牢压制在自己怀里,怒视着依然扑腾个没完的欢哥儿道:“先给曾祖父曾祖母亲请安!”

欢哥儿平日里只要来了慈安堂人人都随着他的心意,这会儿被陆瑾康按在怀里,对上陆瑾康带着怒意的眼神愣了片刻,却并不害怕,也许还以为陆瑾康这是在逗他玩儿呢,正好陆瑾康的一缕头发在他的小手可及范围之内,小家伙“咿呀”一声,一把抓住陆瑾康的头发使劲儿一扯,陆瑾康只觉得头皮一疼,不由自主地“哎呀”了一声,头自然往欢哥儿身上靠了靠,这更让欢哥儿以为陆瑾康正与自己玩耍,更是开心得手舞足蹈起来。

别看欢哥儿还小,手上的力气却不小,随着他的手舞足蹈,陆瑾康的头皮可就受罪了。

喜欢秀才家的俏长女请大家收藏:(www.qingshuxs.com)秀才家的俏长女情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秀才家的俏长女最新章节 - 秀才家的俏长女全文阅读 - 秀才家的俏长女txt下载 - 隽眷叶子的全部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情书小说

猜你喜欢: 山河枕(长嫂为妻)家养小首辅军痞农媳:山里汉子,宠炸天!无纠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摄政王的邪医魔妃第一侯农女有田出家王妃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青龙图腾老婆太霸道:特工狂妻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帝妃临天秀才家的俏长女久候了,小娘子家有悍妻怎么破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味香纨绔世子妃绝色魔医:神帝,太难缠侯门嫡女覆手繁华萌兽当妃相门庶女:皇的弃妃
完本推荐: 凤囚凰全文阅读七界武神全文阅读嫡女要狠全文阅读策天神算全文阅读重生之媚宠全文阅读霸天雷神全文阅读绝世武魂全文阅读邪佛修神全文阅读狂神全文阅读网红神算的爽文人生全文阅读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全文阅读全能游戏设计师全文阅读国王游戏[快穿]全文阅读我穿越回来了全文阅读蜀山旁门之祖全文阅读回档1995全文阅读这锅我不背全文阅读错入豪门:老公别碰我全文阅读战神诀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战神吕布重生学霸小娇妻我真的长生不老绝代神主毒医特工:邪君狂后豪婿九龙拉棺一剑独尊真龙最佳赘婿我是大土豪第一侯我有一张沾沾卡坐忘长生魂帝武神娱乐超级奶爸没有谁,我惹不起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尸妻难缠超维术士我和美女总裁老婆天下剑宗万界建道门妖龙古帝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英雄联盟:冠军之箭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重生之豪门导演唐残我从凡间来

秀才家的俏长女最新章节手机版 - 秀才家的俏长女全文阅读手机版 - 秀才家的俏长女txt下载手机版 - 隽眷叶子的全部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情书小说移动版 - 情书小说手机站